相关文章

除了包装纸盒,一些快递填充物,白刚也视之为“宝贝

对于白刚而言,身为从业者,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成本、提高利润,他成为被动的环保者。一天下来,他能得到的大小纸盒数量“少的也能有十来个”,“有时候赶上写字楼保洁阿姨就能多要些,都按中型大小来算,要到10个纸盒相当于省了七八块钱。”

当然,白刚和同行们进行物料回收也有标准——不管纸盒还是填充物,一要干净、没有污渍,二要确实可以再利用。“现在电商这么发达,全靠快递,快递又不能包装简陋,要说有垃圾,我觉着不光是我们快递行业的事,”白刚说,“我们这行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让这些东西再利用。边送快件边要纸盒成习惯

4月11日早晨7点多,快递员白刚发动了厢式电动三轮车,准备出发送件。

路上,白刚遇到一个早点摊,给自己买了份粥,一边开车一边用吸管快速喝进肚子里。昨晚他闹肚子,所以早饭“要注意”。

来北京一年多,几乎每个早晨,白刚都是被闹钟叫醒的。他今年21岁,住在快递公司提供的员工宿舍里。同寝室里,岁数最大的一位同事比他大5岁,正盘算着辞职换个行当。

这一年多时间里,白刚觉得遇到最好的事情是住宿不花钱。“房租太贵了,租不起。”每天,他开着厢式电动三轮车早出晚归,没机会谈恋爱,上网的次数也数得过来,最放松的时候就是躺在床上跟同屋聊天,经常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天亮一睁眼,又是开着车东奔西跑、打无数个电话的一天。

上午10点多,白刚路过一栋写字楼后门,看见楼内的保洁员正提着一摞纸箱出门,往堆垃圾的地方走过去。白刚开车赶上去,一边叫着“大姐”一边把对方拦下。不到一分钟,满脸堆笑的白刚得到了那摞纸箱,连说了三声“谢谢”。

那摞纸箱最外层的一个,长近50厘米,宽约30厘米,放得进一个中号微波炉。纸箱里面按照个头儿大小套放着四个纸盒,最小的一个约等于一个打包饭盒的体积。

白刚从随身小包里翻出一截旧绳子,把纸箱放在厢式电动三轮车车顶,用绳子在两侧简单捆住,继续开车送件去了。

跟人要纸盒的事,白刚每天都要遇上两三次,几乎每次都能成功。“因为扔了也是扔了,对方觉着给我或者扔了对他们自己没啥影响 日前,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快递业务量突破200亿件。按照每个包装箱0.2公斤计算,200亿个包裹会产生包装垃圾400万吨。这些数字引发民众对快递包装垃圾的关注与忧虑。

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在这些数字展现出的快递包装产生的巨量垃圾背后,快递员们出于降低成本、尽可能提高利润的考虑,在快递业的末梢自发形成了快递包装循环利用的链条,大大小小的纸箱以及早已被废品收购业拒之门外的泡沫填充品,均在快递员们的回收之列。,就送我了,他们还做了回好人。”白刚如此告诉记者。

靠“捡”纸箱省点成本

日前,《北京日报》报道称,国家邮政局统计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快递业务量突破200亿件。而按照每个包装箱0.2公斤计算,200亿个包裹会产生包装垃圾400万吨。这些数字,引发人们对快递包装产生的垃圾的关注和忧虑。很快,白刚和一些同行们遇到不少陌生人的询问。

除了包装纸盒,一些快递填充物,白刚也视之为“宝贝”。

泡沫块、防震气泡膜、气泡袋、气柱袋、缓冲防震气囊、泡沫膜,只要遇到这些可以再次利用的填充物,白刚都会厚着脸皮去问能不能拿走。“前几次要这些东西的时候拉不下脸来,觉着像捡破烂的,多要几次就习惯了。”

在白刚供职的快递公司里,填充泡沫、防震气泡膜分别要论斤、论米购买,“气泡膜折合下来具体多少我也说不准,一米的话可能是一两块钱。”

有时候如果客户要用的填充物太多,白刚也会“心疼”,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那么多泡沫块,可能在一个大箱子里,没几下全用光了。

为了保证货品在长途运输中完好无损,寄件人和快递员都会格外留意包装。根据工作习惯,如果寄送物品是衣服、纺织品,白刚通常会给物品套上两层塑料包装袋,然后用胶带打十字封裹。如果是化妆品等易碎物,他告诉记者,通常的操作流程是“先拿泡沫膜或者气泡膜裹严实,放到箱子里,有空隙的地方拿报纸、泡沫块什么的塞好,免得东西在盒里来回晃,最后封箱,用胶带封,要是盒子小,有时候再套个塑料包装袋,最后贴快递单。”

白刚自己打包装很舍得用料。“一定要包好,多塞报纸,或者多裹几层气泡膜,泡沫块也行,不能因为省那一点东西就冒风险。你省那点钱给人家弄坏了还得赔,更麻烦。”

白刚会花钱买包装用品,主要是胶带,“7块钱一卷,小件能用挺长时间,大件的话没准了,有时候一个大货捆进去一卷。”在他的厢式电动三轮车里,放着三卷透明胶带,有时候会放得更多,“要备用”。

10个纸盒能省出7元

对白刚和一些像他一样“捡”包装盒、填充物的同行而言,使用最多的、丢弃最多的是塑料包装袋和胶带,“其次是纸质文件袋,没办法,这些明显是一次性的包装用品,确实没法回收。”

日前,记者走访多家废品收购站得知,他们均表示不会回收塑料包装袋。一名废品收购业者称,塑料包装袋回收之后没有销路,“收了也白收,不费那个力气。”对于废品回收过程中会连带收到一些塑料包装袋、胶带,顺手就扔了。另有废品收购业者表示,“一般就是烧了,卖不出去,留着也没用。” 在白刚的车里放着一个等待派送的泡脚盆。他指着泡脚盆的外包装纸盒说:“这个大的,如果客户说没用了,我们也愿意要。只要纸盒本身还能用,没被压得严重变形,都可以接着使。”

有了旧纸盒,白刚和同事们就不会跟发件客户再收钱,“靠这个也赚不了多少钱,能省点儿成本就行”。也因为这种自发的“回收”行为,白刚觉着自己也算有环保意识,“至少我没有主动制造垃圾,在尽可能废物利用。”

还有快递员透露,为了节省成本,不少分公司不再从总公司购买带有公司统一标识的包装纸箱。“快递需要包装箱的话,很多发件人自己会准备箱子,除此之外就是我们自己会备一些。

同样无法进入回收环节的快递包装物,还有一些泡沫制品。“前几年就不收这些了,更不用说废胶带了。”废品收购业者表示。

此前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产生包装废弃物约1600万吨,城市固体废物中包装物的比例超过三成,快递包装1年用的胶带能绕地球200多圈。

记者近日走访的多家快递公司中,仅有一家公司要求旗下快递员向客户询问是否可以回收该公司的包装箱和填充物,以进行再次利用。该快递公司一名快递员称,目前该公司的包装物料尚未收费,“听说过一阵也要开始收钱了”。其他多家快递公司均未做出此类要求,均是快递员自发寻求包装物料的回收利用。

其实,从业一年多来,白刚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一边送快递一边“捡”纸箱——要么主动问客户拆下的包装纸箱是否可以给他,要么跟写字楼保洁员说好话。很多时候,只要他客客气气、“嘴甜一点儿”,他看中的纸箱总能要到手。

这么做是为了节省成本。白刚同寝室的其他快递员也如此。“每天晚上收工回去,谁都能带回去一些纸箱,有大有小,只要还能用,我们尽可能地多收集。”如果没有这些捡来、要来的纸箱,白刚的收入会受到影响。“包装用的纸箱就是我们的成本啊,如果跟公司买纸箱,这种小的,”说着,白刚用双手为记者比划出一个长约13厘米、宽约10厘米的长方形,“买一个全新的差不多要5毛钱,顶它两倍大 废品站不要的也能用